相关文章

中国石窟雕塑艺术欣赏- 石雕石材厂

今天在网上看到《中国石窟雕塑艺术欣赏- 石雕石材厂》,感觉写的不错,转载上来希望大家都能看看,再次的感激他。【石雕石材价格】

中国的石窟[ShiKu]艺术[YiShu],在不同地区,呈现出不同的特色。中原地区的山西云冈、河南龙门等石窟[ShiKu]多开凿于北朝(约公元4—6世纪),突出的特征是带有强烈的皇室经营色彩,有的窟中雕刻[DiaoKe]的主佛还被认为是当时皇帝的化身。如云冈著名的“昙曜五窟”主佛就与北魏[BeiWei]复兴佛法的文成帝有关。龙门宾阳洞造像[ZaoXiang]和河南巩县石窟[ShiKu]造像[ZaoXiang]更是由北魏[BeiWei]孝文帝和宣武帝直接主持开凿,窟内大幅横向展开的“帝后礼佛图”浮雕,形象地再现了孝文帝、宣武帝和后妃们礼佛的隆重场面,气势恢宏热烈,浮雕精美传神。 位于北齐邺都(今河北临漳)附近的响堂山石窟,因与北齐开国者高欢关系密切,历史上被传为藏储高氏遗骨的“瘗窟”。开凿于盛唐时的龙门奉先寺大卢舍那佛像,是女皇武则天用自己的私房钱赞助完成的,史载她曾“助脂粉钱二万贯”。此像端庄秀丽,仪容华贵,人称是武则天本人的化身。由于皇室的直接经营,能够保证最大程度地投入财力和物力,并集中使用技艺高超的工匠,因而上述石窟不仅规模宏大,而且有超凡的艺术[YiShu]成就。

云冈“昙曜五窟”最大主佛高达16.7米,主佛到石窟前壁的距离却设计得很短,这迫使膜拜者必须仰视;此窟又是草庐式顶,佛像因此更显高大,人则倍觉自身渺小,自然必生敬畏。主佛双耳垂肩,面庞丰满,鼻梁挺直,披右袒袈裟,衣纹厚重,其形态和雕刻[DiaoKe]技法还明显保留着异域的风格。  【石雕石材厂​】

龙门石窟比云冈石窟晚开凿半个多世纪,造像[ZaoXiang]的面貌有了鲜明的变化,更多地呈现出中国传统特点,主要是佛与菩萨造像更趋端庄柔和,更加世俗化,并穿上了褒衣博带式服装。这种宽袍大袖式的服装是南朝汉族士大夫的常服,在云冈第二期孝文帝时期的造像中已经出现,到龙门石窟中更为普遍。龙门石窟中北魏[BeiWei]以后的造像,身材苗条,加之华丽的衣纹和人情化的表情,尤显清秀俊颖。雕刻[DiaoKe]方面,从云冈的平直刀法过渡到圆刀刀法,艺术[YiShu]风格从云冈的浑厚粗犷嬗变为优雅端庄。这些显著的变化,是由于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以后,进一步推行改制政策,吸收南朝文化,使南朝崇尚的“秀骨清像”式风格传入北方,并逐渐成为中原佛教艺术的主流。在中国式佛教石窟艺术形成过程中,龙门石雕具有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。

北魏以后,石窟雕刻的另一个发展高峰是北齐石窟,代表作品集中于河北邯郸响堂山和山西太原天龙山。以高欢、高洋家族为首的北齐统治者,在当权的二十几年中,把佛教奉为国教,尊名僧为国师,不但皇帝亲自筑坛礼佛,还让所有后妃和重臣都受菩萨戒,以佛教规则约束自己。他们倾其国力开凿的响堂山和天龙山石窟,堂皇富丽,史载“雕刻骇动人鬼”。这些造像既不似云冈石窟那样气势逼人,又不同于龙门石窟北魏晚期的清癯俊逸,整体风貌又为之一变,呈现出饱满、洗练的特色。在刻法上不但注意比例接近现实,而且细部起伏变化也较自然、柔和,仿佛当时雍荣华贵的贵族男女。连作局部装饰的忍冬、覆莲等植物,也叶瓣宽大,肥硕丰腴,刀法圆润自如,充满成熟的石窟艺术之美。

响堂山石窟还以一种独特的窟前建筑装饰蜚声中外。其窟前凿有带檐柱的前廊,廊上方浮雕仿砖木结构的檐瓦、椽、枋等,再上为一印度大覆钵式佛塔雕刻,塔周饰山花蕉叶,正中立金翅鸟,并有忍冬及火焰宝珠等组成的塔刹,形成所谓“塔庙”式的建筑外观,极为精美华丽。这种做法在国内其他石窟中极为罕见,具有鲜明的时代和地域特征。

需要说明的是,中国石窟除壁画和泥塑均妆彩之外,其他石雕作品,包括所有造像及纹饰图案,不论圆雕或浮雕,原本也是一律妆彩的。只是由于岁月的流逝,大部分石窟雕刻裸露为石质本色,只有少数石雕还明显可见原来的缤纷色彩。【青石板材】

这篇好文章发现得太晚了,这是一篇值得多次阅读的好文章《中国石窟雕塑艺术欣赏- 石雕石材厂》,希望对大家有帮助。